纺织行业口中的“今年最差一年”缘何而起

2020-01-02


天气炎热、操作Я车间环境恶劣、现金流不─━畅、库存居高不下等均是目۞۞前纺织行业面临的难题,⇔进入6月传统淡季后,纺织行业便再没有“辜负”淡季这个称号,坯布价格、效益÷、库存、订单对比近两年同期可谓“肉眼可见”的下滑,在此之下织机开工降至春节后的最低点,而且貌似势头仍有继续下滑╠╡迹象。“今年是最差的一年”成为几乎绝大多数纺织行业人士的心声►,而从监测下坯布的订单,价格,▅▆库❤☜存来看,尽管对于最差一年ы有些差距,但相对前两年可谓天差地别。短短不过一η年时间,纺织行业便发生了近乎180度大发转,但细究之下,似乎这一切的改变也有理可寻,有据&可依。


监测数据显示,截至7月末,江浙织机综合◎开机率在62%附近,较上▉月开机率下滑〨15个百分点。7月当值纺┎织行业淡季,终端订单跟进乏力,江浙坯布库存累积至两年内新高。具体到各生产基地来看,盛△泽地区受高温天气和高库存影响,该地区织造企业开工降负较大,目前盛泽地区@喷水织机开工在60%附█近,喷气织机在70%附近;长兴地区喷水织机开工在8成左右;萧绍圆机开工率下滑到50%。经编行业由于其∩经编织机自身高日耗的运行特点,导致在坯布库存高压且提价困难下└效益下滑显著,分地区来看,其中海宁经编部分工厂开工降至60%附近,较上月下滑超过10ю个百分点,另有部分工厂考虑工人流失等问题开工仍艰难И维持۞在7л成附‖近,常熟地区经编机开工降至60%-65%。

不难看出目ъ前织造厂的行业К开工已然在除了春节假期外的低点,并且下降势头仍在延续;对比2017年7月底8月初织机开工74%和⿴2018年7月底8月初的72%有着显著⌒的下┛滑。今の年不断下滑的织机开工也侧▄面反映了纺织行业低迷的现状,而把纺织业从前两年的高利润舒适区“踢出来”,首当其冲便是织机的产能过剩,其次终端服装市场的不景气周期、中美贸易等也是雪上加霜

产能过剩

6-7月为纺织行业传统淡季,织造、加弹企业订单两极化现象显著,上游PTA和原∝料涤∪丝价格起伏|震荡下坯布价格跟涨不及,效益下滑、现金流遇阻;坯布库存在经历短暂去库存Ⅵ后迅速持续累库,截止2019年7月31日江浙综合坯布库存约42.5天附近,打近两年库存新高。综合ミ来看,中美贸易不确定因素、坯布效益下滑、高温恶劣天气、大单稀松、现金流不畅σ、高坯布库存等关联因素导致下¤游织机开工不断下滑。

监测数据⿰显示,截止7月末江浙综合坯布库存在42.5天,2018年7月底坯布库々存为27.5天,2017年7月底坯布库存在32.5天,数据显示2019年7月坯布库存远高于近两年同期。在2017年环保之风刮起,掀起了织机从江浙沿海地带转移到中西部内陆地带的热潮,截止2019年7月江浙地区有超过120000台喷水织机外移,江苏苏北、安徽、河南、湖北、≈江西等地成为新的纺织业集★群地,目前安徽大省范围内,喷水织机的产能大约已经逼近40000台;湖北大省范围内ⓛ的喷水织机产能大约已经达到23000Ц台左右;江西大省范围内的喷水织机产能也将达到60000台左右。近两年向苏北、安徽、湖北、江西等地转移的新兴喷水织机产能超过了20万台大关,远远超过了长三角地区传统纺织集群淘汰的喷水织机数量。

在外围织机产能大迁徙和新增下,原本江浙地区也“不甘寂寞”,近年连续的д好行情,导致企业超量引进生产设备,浙江海宁地区经编机产能增长了近20%,新增产能如潮水般内外涌出,下游织造企业由去年的供应紧张转变为产能过剩,纺织行业景气度不佳,上@游聚酯需求偏弱,导致下游坯布库存过高成为市场的常态。整体而言,就目前来看,在在织机产能过剩的首要压力下,2019☆年终端服√装行业不景气和中美贸易紧张的关系成为了“压垮纺织行业的最后一根稻草”。